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公开 > 林业动态 > 莆田林业动态

方宝昌:《文化自信是民族之魂——读毛泽东诗词有感》

发布时间:2017-12-20 点击数: 字号: T | T

  清晨起来,曙光初照,闲坐藤椅,翻阅臧克家老先生主编的《毛泽东诗词鉴赏》,感慨万千,情不能自禁。 

  先生编这本书的时候,每每流泪。我拜读这本书时候,也深深感触,叹服于伟人的伟岸与智慧。

  主席诗词的魅力在哪? 

  气势大,是毛主席诗词一个鲜明特色。主席虽然生在韶山冲那个偏僻的小山村,但生来伟岸,思想深,气魄大,胸怀宽,目光远。也只有这样气魄的人,才会写出这样有气魄的文章。1918年,25岁的他就写下了《七古·送纵宇一郎东行》,诗中说:“丈夫何事足萦怀,要将宇宙看稊米”!博大旷远的宇宙,在诗人的眼里,也不过是一粒小小的稊米而已。1925年写的《沁园春·长沙》中的“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”,同样气势恢宏。在主席心里,那些拥兵自重的大军阀,不过是一堆粪土而已。随后,1931年写的《渔家傲·反第二次大“围剿”》中的“赣水苍茫闽山碧,横扫千军如卷席。”横扫国民党的千军万马,不过如同乡下卷铺盖那么简单。以及1959年6月写的《七律·到韶山》,“别梦依稀咒逝川,故园三十二年前。……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”,其气势一样的惊天动地。 

  感情深,是毛主席诗词的另一鲜明特色。主席诗词创作,都是因为在情感上掀起巨大波澜中而写下的。1920年冬,毛主席和杨开慧结婚,当时主席28虚岁,开慧21虚岁,正值青春年华。1921年春,新婚不久,主席为革命而离开深深牵挂的妻子杨开慧,于是便写下了《虞美人·枕上》这首炽热而动人的词,“堆来枕上愁何状,江海翻波浪。……晓来百念都灰烬,剩有离人影”。1957年,湖南长沙一位中学语文老师李淑一,因思念为革命而牺牲的丈夫柳直荀,写了一首《菩萨蛮·惊梦》寄给主席。这首词深深触动主席对同样为革命而牺牲的妻子杨开慧的思念,于是又写下了《蝶恋花·答李淑一》这样一篇感动千万人的佳作,“我失骄杨君失柳,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。……忽报人间曾伏虎,泪飞顿作倾盆雨。” 

  意境远,是毛主席诗词的又一鲜明特色。主席有伟人的雄才,又有圣贤的智慧。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,革命战争的丰富实践,以及对历史规律的敏锐洞察力,使主席看问题既深又准。1925年,32岁的主席便写下《沁园春·长沙》:“怅寥廓,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”这样意境深远的词。《沁园春·雪》中的“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”80年后的今天,中国国际地位的巨升,不就是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吗?还有诸如1949年4月写的《七律·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》一词中所述的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”以及同年同月写给老朋友柳亚子的《七律·和柳亚子先生》:“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。”都是诗人圣贤智慧的流露。 

  我在反复学习毛主席诗词的时候,经常有一个想法,文化自信太重要了,它是一个民族的灵魂!“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”。正是有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文化自信,才有“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”的历史时刻。 

  五千年优秀的中华儿女,五千年优秀的传统文化,足以让我们民族立于世界民族之中,且为骄子。我们每一位中国人,都应该记住它!学习它!弘扬它!